水手-郑智化个人画展《溺爱》

人生没有什么阴差阳错,一切都是“叛逆”的选择 在郑智化2岁的时候,发高烧引发小儿麻痹,因为延误了治疗导致骨头变形,双脚完全不能行走。7岁那年,经过手术和近一年的治疗,郑智化终于又站了起来。后来再提起此事,他说道“对往事,要记得,不要记恨!伤疤才是最漂亮的!”。

0
261

郑智化。
这是一个不陌生的名字,而比这个名字更深刻的,是他的水手精神。
在流行中另类,又在另类中流行。他,曾用歌声留下时代的记忆,如今身为艺术家的郑智化,仍在路上。

人生没有什么阴差阳错,一切都是“叛逆”的选择 在郑智化2岁的时候,发高烧引发小儿麻痹,因为延误了治疗导致骨头变形,双脚完全不能行走。7岁那年,经过手术和近一年的治疗,郑智化终于又站了起来。后来再提起此事,他说道“对往事,要记得,不要记恨!伤疤才是最漂亮的!”。

由于行动不便,他便把画画当成表达自己的方式,立志成为画家的他,从小到大收获了满屋子的奖状和奖品,无数次美术比赛的第一名。

27岁时他发现自己会唱歌,为了一个赌约成了当红的歌手。

后来他渐渐退出舞台,又在收藏家和画家身份间不断交替。不论身份如何变换,他都像一个掌舵的水手,人生的左右都是自己的选择。

“人本来就是有很多面的”,艺术本身没有边界,因此,他也不曾顾虑过自己是否有极限。

在娱乐至死的时代,绽放价值理性的光芒 对艺术的溺爱,使他从未停止对美的探寻。 如今的他将生活中大部分的时间拿来创作、读艺术史,钻研名作背后的哲学思想与美学意义。在他看来,艺术不是透过丑陋发现美,而是揭开美丽的表象看到背后的丑陋。只有直面真实,才能涌起心中对美好的渴望。 这是一个娱乐至死的时代,用他自己的话说,他不是一个“含糖量”比较高的艺术家,而是那种坚定、勇敢,用艺术的方式和世界谈判的艺术家。这些画作的灵感不只来自艺术家的敏锐,更是源于他时刻保持着理性的思考,用批判的眼光看世界。对他来说,艺术就是抗争!

关于《溺爱》 本次画展即将展出的作品中,那些有着怪异表情、扭曲肢体、样貌分崩离析的“人”,表达着他眼中,这个时代人们内心深处的冲突与不安。第一眼看见他的作品,你会被丰富的色彩所吸引,但上一秒想笑,下一秒就会陷入沉思,每一幅画都像是一场直击心灵的拷问。“看起来很可爱,但是暗含杀机”,他说。

水手 (Sailor) – 郑智化
词:郑智化
曲:郑智化
编曲:陈志远

苦涩的沙
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
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
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长大以后
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
父亲母亲和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
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
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感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
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
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
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
为什么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
至少我们还有梦

本文图片来自 北京798 Asian Art Works  盛世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