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首曲子的时间/让你爱上音乐!-印第安的故事与音乐疗愈!

0
328

一天晚上,一个彻罗基族人(北美印第安人之一)告诉他的孙子,人的心中在打仗。
他说:“我的孩子,这场战争发生在我们每个人内心的两匹‘狼’之间。
一匹是邪恶的。那就是愤怒、嫉妒、妒忌、懊丧、后悔、贪婪、傲慢、自怨自艾、内疚、担忧、怨恨、自卑、谎言、错误的自满、优越感和小我。
另一匹是善良的。也就是愉悦、和平、爱、希望、平静、谦卑、友善、仁慈、感同身受、慷慨、真实、同情和信念。”
孙子想了一会,然后问他的爷爷:“哪匹狼获胜了?”
彻罗基族人只答了一句:“你喂的那匹。”

印第安小故事-印第安人的诞生

  很多很多年前,这一天阳光灿烂,天上连一丝云彩也没有。忽然晴空万里的天空炸起了可怕的响雷,雷声吓得地面上的各种动物东躲西藏,不知道要发生什么样的祸事。

  “咔嚓!”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一道耀眼的闪电直刺天空,霎时间天空被闪电撕破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闪电把天空打伤了。鲜红的血液从伤口汩汩流出,裹住闪电的光柱。慢慢地血干了,凝结成了一层外壳,红黑红黑的,在天空形成了一种可怕的景像。

  黄昏的时候,血壳脱落了,一块块地掉在森林里、平原上。这些血块一沾到土地,立即变成了一种非常奇怪的东西,他们用两条腿走路,和大地上已有的任何动物都不同。大地上的动物都围着这些奇怪的东西观看,觉得很新奇,有些凶猛的动物则对这新出现的东西充满敌意。

  这些奇怪的东西就是地球上最早出现的人。成千上万的人猛然出现在大地上,他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他们试着说话,竟然能够懂得对方的意思,立刻觉得亲近不少。

  天黑下来了,他们成群结队地躲进山洞里去。因为一些凶猛可怕的动物乘着天黑跑出来袭击他们,有几个人便被它们抢去吞食了。

  第二天,他们从山洞里出来,眼前的景色使他们兴奋不已:天上悬着一个红红的圆圆的美丽的太阳,太阳发出温柔的光,照在他们身上,暖暖和和的舒服极了。许多可爱的小鸟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唱着悦耳的歌儿。高大的树木,翠绿的草儿,鲜艳的花朵……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美丽可爱的东西,他们又惊又奇。一条溪水在山坡下潺潺地流着,发出闪闪的波光。他们跳到溪里,玩起水来,觉得水这东西真奇怪,泼到人身上能自动流下来,把人身上的脏东西顺便带走,如果泼到地面上,它们就不见了。

  这时候,人很谨慎,只在平原上、森林边缘走动,不敢到他们不熟悉的森林深处和远地方去。

  到了中午,他们有了一种异样的感觉:精疲力尽,浑身难受,肚子咕噜咕噜地响了起来。他们不知道是饿了,也不知道要

  吃东西,只是无力地躺在地上,靠在树上,你望着我,我看着你,一筹莫展。

  突然,靠在树上的一个人看见几只小鸟在树枝上跳来跳去,叽叽喳喳地叫着,用力地啄一种黄绿色的圆圆的东西。他睁大眼睛紧紧盯着。只一会儿,这些黄红色的圆圆的东西便被小鸟啄完了。他似乎受到了一种启发,高兴地喊了一声,便爬上树去,采摘果子放在口中吃了起来,觉得味道很好,又连摘了几个吃起来,肚子便好受多了。其它的人也都学他的样,纷纷爬上树采摘果子吃。这样,他们学会了吃芒果。以后又学会了吃其它各种各样的果子。

  后来,他们又学会了睡觉。身体疲困了,便躺下来歇一会儿。但他们不知道闭起眼睛来睡,躺下来也是睁着双眼。天上的迪娅姆女神用她那看不见的手轻轻地替他们合上了眼皮。以后,再睡觉时,他们就闭起眼睛了。

  在大自然中,为了生存下去,他们慢慢地学会了各种各样的本领。他们学会了用井水和河水洗澡,讲卫生了;他们学会了制造弓箭,用来获取飞鸟走兽;他们发现了火,用火烤熟食吃,觉得比生食好吃多了;他们学会了耕种土地,栽种粮食。他们的生活好过多了。

  再后来,他们有了自己的组织———部落。印第安人就是这样产生的。

印第安人-科普
印第安人(American Indian),是对除因纽特人(又称爱斯基摩人)外的所有美洲土著的统称,并非单指某一个民族或种族。印第安人分布于南美洲和北美洲各国。他们所说的语言有上百种,一般统称为印第安语或美洲原住民语言。印第安人的族群及其语言的划分情况均至今没有公认的分类。
16世纪后来到美洲的欧洲殖民者大量奴役甚至屠杀印第安人。到21世纪大约有3000万印第安人,但拉丁美洲的男性印第安人基本上没有纯男性系列的后代,其混血后代麦士蒂索人大多为男性殖民者与当地女性的后代。而在美国,印第安人仅占全国总人口的1.2%左右。
美国联邦法律称呼这些少数族裔时,将不再使用“印第安人”等具有“歧视性”的词汇。而由“美洲原住民”取代。

印第安音乐
在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1492年以前,印第安人是美洲的原住民,因此,其音乐文化成为当时美洲音乐文化的主流。
1492年以后,教会音乐由耶稣会教士传给美洲土著居民,殖民当局镇压土著音乐,当地的节奏、旋律与欧洲的节奏、旋律逐渐混合而成新的、有特色的拉丁美洲音乐形式。
因此,至今,仍可在拉丁美洲的音乐中寻探出许多印第安因素。

印第安人的音乐文化,根据部落状况的不同,难以一概而论,但是大致可作如下归纳:
首先,印第安人的音乐很多是和生活密切相关,与宗教、劳动、舞蹈相结合的,所以,一般说来,他们所拥有的旋律单纯而带有独特的表情。这种特点尤其在安第斯地带以民歌为基础的南美民间音乐(采用印第安的乐器和吉他来演奏),没有半音的五声音阶,以do、 re 、mi 、sol、la的五音构成的旋律,形成独特的风格、趣味。

其次,印第安人的音乐节奏比较单纯。但是根据记载,在西班牙人征服墨西哥以前,在墨西哥,为了适应宗教性的舞蹈,已经具有了非常复杂的、由打击乐器敲打的节奏。
另外,在印第安人的传统音乐中,没有欧洲意义上的和声。

再次,乐器方面,没有弦乐器是印第安人乐器的一大特色。虽然在当今的印第安人音乐中经常采用吉他、小提琴、竖琴等弦乐器,但是这些都是16世纪以来由欧洲人带来的,或者是接受欧洲的影响而在新大陆制造出来的。
印第安人的传统乐器是笛、奥卡里(类似埙)等吹奏乐器,或者是鼓、摇响器等打击乐器。管乐器中,最流行的是竖笛,用竹、芦或粘土焙制,还有排箫、鼻笛等。印第安排箫,在秘鲁叫安塔拉箫,在哥伦比亚叫卡帕多箫,在厄瓜多尔叫龙达多箫,在玻利维亚叫西克斯箫。有人将各种排箫统称为桑波尼亚(zampona)。

印第安人的打击乐器尤其丰富多彩。常用烧空的树干制鼓,如墨西哥的特波纳斯特尔、巴西的特罗卡诺;果壳可用作刮响器,也可用作空心摇荡器。摇荡器的统称是马拉卡斯。此外还有“地鼓”、丛林鼓等。
印第安人通常赋予他们的笛和鼓以人性,有的属阴,有的属阳。例如,马拉卡斯是阴,吉伊洛是阳。巴拿马的古那印第安人有两种托洛笛,其中只有一孔是阳笛,四孔是阴笛。在中、南美洲被欧洲人征服后的头几个世纪里,教会把印第安人的鼓和笛视作异教的乐器而禁止使用,但是无效。土著音乐依然保存了下来,最后成为社会生活的一部分,甚至进入教堂。

在中、南美洲城乡举行的节日或街头庆典中,基督教和原始宗教奇异古怪地结合在一起,欧洲音乐和印第安土著音乐两种成分并存。但是更多的情况下,是印欧混合而形成一种新的形式、体裁和风格特点。

下面我们谈谈音乐疗愈
在西方主要音乐治疗学派和我国音乐治疗实践中,教育趋向的音乐治疗,对治疗功效有以下内容:

促进知觉
知觉、动作与情绪三者间关系密切,它们之间形成等边三角点,三者间的某个环节一旦打破,彼此间的刺激互动就产生了,运用知觉与情感因素的促动,可以改善动作与语言的能力。因此,可以利用声音刺激,促动知觉,以便整合其动作与情绪。

增进记忆力
通过音乐方式可以让儿童更容易保留他所经验的事物,尤其是用歌唱方法,比较易于将成串的语句牢记成主动学习的效果。

唤起作用
唤起即叫醒与刺激的意思,在音乐治疗上引用一种刺激引起儿童的注意力及维持其关注的兴趣,从而扩大其想象力和理解能力。每一种新的刺激都具有唤起作用,是扩大儿童能力的新策略。

重复学习
根据音乐治疗的理念给残障儿童的音乐通常采用短小而又重复的曲式,因为越是短小的音乐,儿童越是好学,每段歌词与旋律在不断的重复中更容易记住,而且同样内容设计多种活动也会使儿童主动参与团体的学习,容易学会表达自己的感情。

刺激感觉阀
在特需儿童的音乐教育中,通过提供多种的感觉刺激会促进概念的形成并增强记忆力,多感官的体验可以创造观念的联想,促进新观念的建立。因此,多感官刺激在中度障碍的儿童教育上非常重要,而打击乐器不仅能提供声音刺激,同时具有视触觉刺激及大小肌肉的运动作用,故能对抗疾病障碍和残疾儿童偏低的感觉阀。

疗愈的频率
什么是疾病?“情绪上未被解决、阻挡疗愈共鸣的问题,会造成疾病状态的回转。”早在千年前,那些深谙声音科学的人,了解到某些特定的频率对人类身体具有疗愈力,整体来说,你是在试图创造共鸣,“当两个系统在不同的频率振荡,这种能量转换的另一个面向叫做诱导作用,也就是使调谐至同一频率中振动。”
当我们被疗愈频率诱导同步,我们的身心也会和谐的振动。这些频率包括:

285Hz—— 指示细胞及组织疗愈,让身体觉得被更新。
396Hz——释放愧疚和恐惧,让更好振动频率的情绪出现。
417Hz——消除令人感到挑战的情况。
528Hz——据说可疗愈DNA ,修复细胞,并使意识觉醒。
639Hz——这是与心有关的振动频率,使人产生爱自己及他人的感觉,从而消除差别。如果要平衡关系,听听这个频率吧。
741Hz—— 据说可以清洁、并疗愈暴露在电磁波中的细胞。也有助于人们建立信心与能力,去实现他们所希望的事。
852Hz——使直觉觉醒。
963Hz——刺激松果体,并调整身体到最佳、最初始的状态。

《黄帝内经》记载
“天有五音,人有五脏……人与天地相应。”
在中国古代有五音对五脏的说法,即角、徵、宫、商、羽对(肝藏)魂、(肺藏)魄、(心藏)神、(肾藏)志、(脾藏)意。
所以古代养生家好居山林清静之地,修真养性,接受自然音乐。纯自然音乐如潺潺流水、鸟语、蝉鸣、风声、雨声等,多是美妙中听,益人身心;
实验也证明,自然音乐可以调节躯体的各种功能,如免疫功能、消化功能等,因此近年来在全球各地均颇为风行。对于长年生活在噪音污染环境中的人们而言,听听自然音乐,确实是有益于身心灵的理想活动。

现代医学研究指出,音乐的活动中枢在大脑皮层右侧颞叶。轻松、愉快的音乐能促使人体分泌一些有益于健康的激素、酶、乙酰胆碱等活性物质,从而调节血流量和兴奋神经细胞。
国际医学期刊中也经常出现关于音乐疗法的论文,大都是探讨以音乐来治疗镇静、失眠、放松、止痛,调节脑功能或自律神经系统功能等的相关研究。

另外,音乐学者彼得·休伯纳也提出重要观点:“医学音乐是和谐讯息的传递者。”
不仅是在古典音乐时代,现代医学也同样证明了人体机能的自然和谐秩序一旦遭到扰乱,疾病往往就会产生,这使得以科学为根基的和谐音乐治疗,愈来愈受到重视。
另外,学者甘特希尔·德布兰从时间生物学观点透视音乐生理学,因而成为时间医疗的先驱者,在他的著作《人类的生理节奏与音乐节奏》中,就解释了健康人体组织是如何遵循大自然律动的方式来运作,使得人类生理学可以用音乐生理学来加以诠释。

本篇文章内容还在持续更新,请持续关注!
识别二维码,关注“界外艺术”公众号,持续关注,我们一路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