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闭症-替代行为的区分强化

0
377

替代行为的区分强化(differential reinforcement of alternative behavior,DRA)是最常用的行为矫正技术之一,也是训练孤独症儿童沟通能力的基本手段之一。在同一情境下,儿童可能表现出两种行为,一种是社会可接受的行为,另一种则可能是问题行为,或者其他社会不可接受的行为,但这两种行为具有同样的功能。其中一种行为(通常是社会可接受的行为)被强化,而另一种形式的行为(通常为社会不能接受的行为或者问题行为)则被消退。这一程序叫做替代行为的区分强化。
对于一个无口语的孩子来说,他“跺脚哭,拿拳头砸自己的头,和以头撞放饮料的橱柜”的行为是一种社会不能接受的问题行为,其功能在于获得他自己够不着的饮料。这样的行为方式是他获得饮料的唯一方法。
如果要介入干预这种类似的问题行为,管理者就需要了解,“获得饮料”的其他社会可接受的行为方式以及该儿童目前的沟通和表达能力。
“获得饮料”的社会可接受的方式至少包括(能力由低而高)以下几种。
(1)妈妈在身边并注意到儿童的需求,问他是不是想要饮料时,用点头表示同意。
(2)妈妈在身边并注意到儿童的需求,问他是不是想要饮料时,可以模仿说“要”或“果汁”等。
(3)妈妈在身边但没有注意到儿童的需求,他看着妈妈,发出某种声音吸引妈妈注意,妈妈注意以后,眼睛转向饮料的方向,配合手指的行为。
(4)妈妈不在身边,他暂时离开有饮料的地方,寻找妈妈,找到妈妈后,示意妈妈喝的动作并牵领妈妈到放饮料的地方。
(5)妈妈不在身边,他暂时离开有饮料的地方,寻找妈妈,找到妈妈后,说“喝”或“果汁”,然后牵领妈妈到放饮料的地方。
(6)不管有没有发现果汁,在有需要时向家人表达“我渴了,想喝果汁”。
管理者除了需要了解上述在特定情境下达到“获得饮料”所需要的社会可接受的方式以及该儿童目前的沟通能力和表达能力以外,还需要意识到,上述可被社会接受的行为方式有可能并不在儿童的行为库存里,需要从无到有地塑造该行为,并通过强化的方式维持下来,变成他适应环境的新的行为库存。
这个从无到有的塑造行为的过程,离不开辅助同时,应当选择最接近儿童现有行为库存的行为作为开始目标。比如,本例中的儿童就可以从“社会可接受行为清单”的第一级“辅助点头表示同意”开始。
再如,在儿童孤独症的社会性缺陷症状里,有“把别人当作工具使用”这样的条目,描述的是孤独症儿童在碰到需求时,把别人当作自己身体的延伸或者一个纯物质性的工具的现象。比如,一个孤独症儿童想要外出,他通常会直接拉着大人的手,朝门的方向拉。如果大人顺从孩子的力量,那么,大人的手就会被孩子抓着放到门把手上并被支配着做开门的动作。在这一过程中,孩子往往缺乏任何与父母的眼神交流以及其他表明意愿的手势或者声音的互动,尽管他可能已经有语言了,依然如此。
这一幕可能为许多家长所熟知,但孩子这样表达自己的想法或意愿的方式却并不为我们所接受,我们希望孩子能够看着我们并用语言沟通他们的想法或者意愿,即便没有语言,也希望他们在注视的情况下用手势明明白白地表达。比如,走到您面前,看着您,而后转头朝向门的方向指着门,再回头看看您;或者把沟通本拿到您面前,并做上述动作。所有这些不同形式的行为都具有一个共同的功能,那就是打开门外出。与直接拉着大人的手去做事情最大的不同在于,在后续的行为过程中,孩子是把父母当作一个可以给他提供所需帮助的人而不是一个顺手的工具去利用。让孩子意识到周围人的存在并且意识到向周围人沟通意愿的价值,是矫正孤独症样行为里程碑式的进步,而这一点绝对不是靠说教,而是靠实实在在的训练获得。